“这位女士生前致力于让全世界听到巴勒斯坦的声音。难道她认为还不够,必须献出生命以引起世人更多的关注?”

  连续几天,希琳的身影不断浮现在我眼前:中等、微胖的身材,齐肩发,镇定、忧郁的眼神,手持话筒,有时穿着便装,有时是防弹衣……

  5月11日一早醒来,收到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半岛电视台一名记者在杰宁遭到枪杀!

  半岛电视台在巴以地区的记者并不多,几乎每个人的音容笑貌我都很熟悉,不仅因为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们,还因为常在各大报道现场相遇。另外,让我担忧的还有:我的一个巴勒斯坦好友尼黛·伊布拉欣就供职于这家电视台。

  打开新闻网站,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希琳·阿布·阿克利赫。希琳是半岛电视台在巴以地区最资深的记者之一,当天早晨,她在约旦河西岸杰宁难民营采访巴以冲突时,头部中弹死亡,年仅51岁。这个消息让我陷入沉痛之中。

  认识希琳,源于一次采访。10年前初到巴勒斯坦,在一次巴以冲突现场,只见一名巴勒斯坦女记者穿着防弹背心、戴着头盔,正在催泪瓦斯的缕缕青烟中做直播。当时的巴勒斯坦同事尼黛告诉我,那是希琳·阿布·阿克利赫,“我们从小看她的新闻长大,很多巴勒斯坦孩子梦想成为她那样的新闻记者。”

  后来我了解到,希琳是巴勒斯坦几代媒体记者的偶像,许多人受她影响成为了新闻从业者。而作为一名资深记者,她的名字在巴勒斯坦早就家喻户晓。

  希琳1971年出生在东耶路撒冷的一个基督徒家庭。大学期间,原本在约旦一所大学主修建筑的她,中途改学新闻专业,毕业后曾先后供职于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巴勒斯坦之声”电台。1996年,总部位于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开播,次年希琳成为半岛电视台阿文频道在巴以地区的首批记者中的一个,一干就是25年。

  半岛电视台开播后不久,迅速成为中东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在巴勒斯坦,随便走进一家咖啡馆、餐馆,甚至理发馆,墙上悬挂的电视上播放的往往都是半岛电视台的新闻。

  希琳的成名不仅是因为半岛电视台的高收视率,更因为她是一个勤奋、敬业、有温度的记者。2000年,以色列时任总理沙龙强行进入耶路撒冷阿克萨寺,引发巴勒斯坦人的“第二次大起义”,巴以地区进入冲突最为激烈的几年。“当时大家都看半岛电视台,看希琳的报道。她几乎出现在所有冲突、所有重大事件的现场;她几乎出现在所有巴勒斯坦人的家里,倾听他们诉说不幸。”已经成为半岛电视台英文频道记者的尼黛告诉我。

  希琳的死引起了巴勒斯坦甚至整个阿拉伯国家民众的震惊和愤怒,她遭到枪杀后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来自叙利亚、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阿拉伯国家的网民纷纷留言表示震惊和谴责。

  加沙地带的一名父亲,为最近出生的双胞胎取名为“杰宁”和“希琳”,以纪念希琳在杰宁遇害。约旦河西岸通往杰宁的道路上,竖起了一座碑,上面写着“通向杰宁、希琳·阿布·阿克利赫”。希琳生前任教的巴勒斯坦比尔宰特大学,也特地设立了“希琳奖学金”。

  据巴勒斯坦媒体报道,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的巴勒斯坦囚犯也对希琳的死表达哀悼,他们说,希琳曾经肩负巴勒斯坦事业,“今天巴勒斯坦人民把你扛在肩上,我们在监狱里会将你铭记,就像你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一样。”

  希琳的遗体先从杰宁运往纳布卢斯,然后运往拉姆。沿途聚集了无数人为她送行。在拉姆,巴民族权力机构在为她举行了国葬。总统阿巴斯出席葬礼并授予希琳“耶路撒冷之星”勋章,表彰她为捍卫巴勒斯坦所作的贡献。

  位于拉姆市中心的大屏幕上一连几天都是她的巨幅照片,旁边写着“再见,希琳,再见,巴勒斯坦之声”。

  几天前,在耶路撒冷老城,我偶然在一个小巷发现了高高悬挂的希琳的照片。问旁边一位正在用水管清洗地面的老人:“为什么她的照片挂在这里?”老人说:“她是我们耶路撒冷的姑娘,耶路撒冷到处都有她的照片。她把我们的苦难告诉全世界,为不能发声的人发声,我们都爱她。”

  希琳的同事介绍,希琳是个非常小心谨慎的人。即使在杰宁遇害当天,她也是穿着标有“媒体”字样的防弹背心、戴着头盔。即使有如此明显的记者标志,她仍然遭到射杀。

  希琳生前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知道自己的工作与危险为伍、离死亡很近,但是她仍希望把这个地区发生的一切展示给外界,把巴勒斯坦人民的声音传递出去。

  希琳的灵柩从拉姆最后被运到家乡耶路撒冷,并在那里安葬,数千人参加了她的葬礼。这位半生追逐新闻的人,有一天竟成了新闻的主角。当巴勒斯坦人抬着她的棺椁徒步前往安葬地时,由于遭到以色列警察的阻拦,双方发生冲突,抬棺人被殴打,希琳的棺椁差点跌落地上。

  希琳生前的同事兼好友、半岛电视台记者吉瓦拉·阿尔巴德尔现场直播了她的葬礼,直播中数次泣不成声。

  “这位女士生前致力于让全世界听到巴勒斯坦的声音。难道她认为还不够,必须要献出生命以引起世人更多的关注?”一位网民评论。

  目前,行凶者并无确证,希琳在现场的同事指认以色列士兵枪杀了她;而以色列方面认为可能是巴勒斯坦武装人员误杀所致。国际社会呼吁对希琳遭到射杀进行公开、透明、独立的调查。巴勒斯坦外长基5月24日指出,已将希琳死因调查提交给国际刑警组织。

  希琳的死让我想起了身边许许多多的巴勒斯坦同行:腿上满是橡皮子弹痕迹的摄像记者纳伊尔,肾脏被以军子弹击穿的摄影记者法迪,眼部被打伤、相机被砸的记者尼达尔……还有许多人的名字我无法叫出。

  巴勒斯坦记者协会近期的一项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共有55名巴勒斯坦记者在采访冲突中不幸遇难。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