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斯诺登向英国《卫报》公布英国政府通信总部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在监控计划上广泛合作的十天前,理查德 诺顿 泰勒与尼克 霍普金斯在《卫报》“防卫与安全”博客上爆出猛料,发表了题为“英国情报收集俨然失控”的文章。文章这样开头:

  “在所有关于英国政府通信总部与美国国家安全局监控计划的否认和不确定之中,有一些事情是非常明了的。”

  美国《全球策略信息》周刊6月刊登的年表中提及了布什-切尼-奥巴马的大规模监控计划的情况。其中一段讲述了1947年英美两国签署的“英美安全协议”(UKUSA)。该协议的签署意味着杜鲁门总统开始建立英美之间的特殊关系,摒弃了罗斯福总统在这一问题上的一系列政策。而《全球策略信息》认为杜鲁门签署了一项“卖国”协议。

  泰勒与霍普金斯在文中称,“美国国家安全局向英国切尔滕纳姆派遣联络官,而英国政府通信总部也向位于米德堡的美国国家安全局总部派遣官员。”他们还提到,位于北约克郡曼威斯山的英国皇家空军基地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在美国本土外所设最大的情报中心。这个情报中心由一个监控国外军事来往的卫星监控站构成,同时它也深入到整个英国的电信通讯网络中。

  泰勒与霍普金斯在文中引用了一部分1994年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员工手册。手册中提及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对其盟友与合作伙伴贡献的重要性。此外,他们还提到上世纪六十年代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就开始参与非法监听美国民权和反战人士。“位于北康沃尔比德的英国政府通信总部监听站由美国出资建设,该监听站帮助两国情报机构,沆瀣一气,钻本国法律的空子,来监视对方公民。”

  英美对相互监视对方公民的合作协议进行否认是习以为常的,并长达数十年之久。《全球策略信息》周刊2000年4月曾对此进行过报道。《迷宫》作者詹姆斯 班福德和其他人,阐述了该协议其中的一个漏洞:

  1978年颁布的外国情报监听法案里提到“获得”一词,但这一提法在法案中并没有得到明确定义。为了填补这个缺陷,美国国家安全局将该词定义为“美国国家安全局通过电子通信手段进行的拦截”。这样看来,由英国政府通信总部或者“英美协议”中其他成员进行获取情报并转交给美国情报部门,显然不受该法案保护。

  此外,《全球策略信息》周刊还报道,美国司法部1976年的一份报告指出,为了支持美国进行当时名为“光塔”的本土监视计划,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将获取的情报数据交给美国国家安全局。此后,这些情报还被转交至包括美国联保调查局在内的其他情报机构。

  泰勒与霍普金斯还列举了另一个英国政府通信总部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合作的例子。2002至2003年的布什-布莱尔政府使用“卑鄙伎俩”,对“摇摆国家”常驻联合国的官员住所和办公室进行窃听。两国若能得到这些官员的支持,便能轻易在联合国安理会推动入侵伊拉克的决议。该事件由英国政府通信总部一位名叫凯瑟琳 冈恩的泄密者透露。冈恩曾被指控,但指控很快又被撤销。如此一来,英国情报机构非法窃听的证据便不会在法庭上出现。

  泰勒与霍普金斯就在英国国内监管英国政府通信总部和美国国家安全局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结论也同样适用于美国——部长们和委员们虽然指派人员监督英政府通信总部的活动,但并不意味着能调查到英通信总部获得信息的内容及数量。这让人回想起前美国国家安全局雇员威廉 宾尼透露的关于国会监督的言论。他说,“国会得到的只是一些深奥的技术行话……尽管有人向国会作简报,但国会仍然不会明白这些术语。”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